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德育之窗 > 正文
德育之窗

校园欺凌的防治是一项高度专业性的工作

  焦虑、自卑、恐惧、抑郁……作为国内首位从事学校欺压研究的心理学者,23年来,山东师范大学学校欺压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张文新教授率领团队查询了几万名遭受学校欺压的中小学生,这些面孔相似的表情刺痛了研究者的心。
  
  仅有少数孩子的遭受被发现、被阻止,但许多孩子的遭受并没有被看见、被重视。国内外学者将此描述为“缄默沉静的噩梦”。
  
  在学校欺压作业中,有太多孩子需求协助,不只包含受欺压者,也包含欺压者,以及基数巨大的旁观者。
  
  为把握我国中小学学校欺压现状,在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严峻课题攻关项目《防备和管理中小学学校欺压对策研究》支持下,从2018年起,历时3年,作为该项目首席科学家,张文新带领团队进行了大规模的系统性学校欺压调研,来自全国的13346名中小学生参加其中,“成果不容乐观”。
  
  “在我国,对立学校欺压,构建安全、健康、阳光的学校环境,一切都是刚刚起步,任重道远。”张文新说。
  
  那些损伤一向都在,网络欺压等新形式更加明显该项目调研成果显现,19.9%的学生会卷进学校欺压作业,其中受欺压者占16.2%,欺压者占0.9%,既是欺压者又是受欺压者的占2.8%。
  
  如今,越来越多的学校欺压作业被曝光,是否意味着我国学校欺压现象益发严峻?
  
  1998年,张文新曾带领团队展开了国内首个学校欺压调研,在山东、河北两地抽取9200余名中小学生为查询对象。与此次调研成果相似,当年的数据亦显现,有19%的学生卷进学校欺压作业。
  
  时隔23年的两项调研成果还显现出更多的一致:中小学生受欺压产生率随年级的升高而下降,但欺压他人的份额总体上具有稳定性,在初中阶段呈现小幅上升;男生比女生更倾向于欺压他人,也更简单遭到欺压;产生欺压最多的场所是厕所、上下学路上……“在没人为干涉的自然学生集体中,学校欺压的产生率具有跨年代的稳定性。”在张文新看来,公众之所以构成学校欺压作业增多的印象,“阐明现在咱们对孩子的健康、尊严、权利更为重视,这正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跟着年代发展,除了言语欺压、身体欺压等,在学校欺压作业中,网络欺压的新形式更加明显。
  
  网络欺压,即利用信息技术包含交际软件、手机短信、网上论坛等对个人实施的欺压行为。此次调研显现,2.4%的中小学生卷进网络欺压。
  
  山东师范大学学校欺压研究中心曾接到一名高中男生的求助电话:因在网络游戏中与对方产生争吵,对方找到了他的IP,“挖”出了他父母的作业单位、联系方式等家庭信息,对他进行要挟。跟着中小学生对电子设备的频频接触,相似个案并不鲜见。
  
  联系欺压作为新的概念呈现在此次调研中,即通过社会排挤和散播谣言破坏他人人际联系的行为。此次调研显现,遭受联系欺压的学生占比9.1%。
  
  联系欺压非常荫蔽,但其危害持久。一个典型案例是,一名成果优异的女孩从三年级起遭受联系欺压,她非常想融入同学中,然而,每次她一呈现,咱们便一哄而散,这种情况一向继续到初二年级,终究女孩患上抑郁症,乃至测验割腕自杀。
  
  此外,一个庞大的旁观者集体在此次调研中被“发掘”出来。调研成果显现,每起学校欺压作业中,80%以上的学生对此知情,而其中一半以上的学生要么在旁起哄煽风点火,要么静静观看然后脱离。山东师范大学学校欺压研究中心教授陈光芒指出:“旁观是对欺压的一种缄默沉静的纵容,会滋长欺压行为的产生,也会加重受欺压者的受害程度。”
  
  忍着不陈述,危害多样且持久当孩子遭到欺压后怎么办?此次调研显现,只有40%左右的孩子会告知家长或教师,大多数孩子会选择单独静静承受。
  
  接下来,让选择告知他人的孩子给自己信任的人排序,调研成果显现,他最有或许告知同学和朋友,然后是家长,“但糟糕的事实是,受欺压的孩子一般缺少真实可提供支持和协助的朋友。”团队核心成员、山东师范大学学校欺压研究中心教授纪林芹说。
  
  令人大跌眼镜的结论是,受欺压的孩子最不或许告知的人是教师。“受欺压的孩子一般感到不安全或受要挟,他(她)觉得告知教师后,教师很或许不会有效阻止,反而让作业被曝光,继而引来其他同学的嘲笑,乃至或许激怒欺压者,导致欺压行为的加重。”纪林芹补充道。
  
  此次调研中针对教师的问卷成果从另一方面临孩子们的上述选择给出了合理解说。当班里有欺压作业产生时,90%以上的教师表明会去阻止,但一起,70.3%的教师却坦言无法有效应对。
  
  对每一名遭受欺压的孩子而言,身心所受的损伤无疑是巨大的,“咱们通过追寻发现,绝大部分欺压行为具有重复性,往往继续一年乃至几年时刻,很多遭受欺压的孩子终生难以走出阴影。”张文新提到。
  
  而欺压者相同也是受害者。此次调研显现,经常欺压他人的孩子,一年之后共情能力会遭到严峻危害,他们的学习成果明显下降,并且会遭到其他同学的回绝和排挤,大部分同学不想和他交朋友。
  
  “这些孩子会因欺压行为被其他同学排挤,教师说他(她)是坏孩子,慢慢地,他(她)的情感遭到影响,行为缺少束缚,违法的或许性会很大。”陈光芒进一步征引挪威的一项研究成果称,小学和初中时经常欺压他人的孩子,二三十岁今后违法的或许性是其他孩子的4倍以上。
  
  明显削减并非奢望学校欺压能否根除?现实并不乐观。“现在,为世界学界公认的是,学校欺压无法根除,将其降为零只能是夸姣的向往。”张文新解说。
  
  无法根除并不意味着无力作为。
  
  早在2000年,张文新曾选取济南一所小学三年级和五年级各3个班级进行干涉试验,每个年级有两个班作为试验班,一个班作为对照班。成果显现,通过专业干涉,试验班学生欺压行为产生率和程度均有明显下降,受欺压学生比率削减50%以上。
  
  让学校欺压作业大幅削减,需求政府、专业机构及学校、家长等各方协同努力。
  
  团队干涉小组展开作业时,曾接触过这样一个班级,其中一名学生性格强势,其家长总因一点小事找学校费事,班主任对这个孩子和其家长没有办法。恰恰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个孩子每天打身边同学。通过干涉,打人的孩子终究知道到自己的过错并改正,此后该班的班风明显好转。
  
  项目课题组建议,从政府层面,应树立教育行政机构的职责主体地位,以及立法机构、法院、检察院、公安、民政等多部分的协同作业机制;拟定国家层面的反学校欺压政策,并细化到不同年龄段、不同严峻程度;建造学校欺压监测平台,为相关部分的决议计划提供基础数据。
  
  “学校欺压的防治是一项高度专业性和科学性的作业,有必要依托专门的团队研制科学的系统性防治计划。”陈光芒说。
  
  该项意图研究意图就是研制针对我国学校欺压问题的系统性科学计划系统,现在已研制完成包含遍及防备战略、定向干涉战略及专门的反学校欺压课程在内的学校欺压防治系统,并正在测验进入学校。
  
  从2018年起,张文新团队在济南市14所中小学引进该套学校欺压防治系统。通过一个学期的干涉,这些学校的欺压作业产生率明显下降。
  
  2020年9月,该团队研制的15节反学校欺压课程系统进入济南6所中小学。该课程包含对欺压的知道、心情操控、同伴联系、社会交往、规则树立5方面内容。通过半年的试验,相比未通过干涉的班级,承受干涉的班级学生的共情能力、干涉欺压行为的职责感、活跃协助受欺压者的志愿都明显提高,班级中欺压作业产生率明显下降,并且学生反映认为班级日子更活跃愉快了。
  
  对卷进学校欺压作业的每一个人,困难的自我重建更为绵长:对欺压者而言,要改变行为方式,学会以亲社会的方式与人打交道;对受欺压者而言,要勇于对欺压说“不”,并真实拥有脱节被欺压困境的勇气和能力。
  
  “学校欺压防治,没有人是局外人。”张文新一直坚信。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农村学校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农村留守儿童